构建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 习近平要求做好这些事
李克强:千方百计保持高校毕业生就业局势总体平稳
落实全国两会精神 织牢织密公共卫生防护网

河南“灵宝首富”涉黑案调查:抢金矿致11人死亡

发布时间:2020-01-10  来源:凤凰网-中国新闻周刊  字体大小[ ]

  这起被坊间称为“河南一号涉黑案”的案件,暴露出当地金矿资源的争夺乱象。2019年12月31日,河南省三门峡市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,通报2019年专项斗争的情况,提出将以灵宝市为重点,在全市部署开展矿山资源领域、民爆物品监管专项整治。

  原标题:河南“灵宝首富”涉黑案调查:抢金矿致11人死亡

  这起被坊间称为“河南一号涉黑案”的案件,暴露出当地金矿资源的争夺乱象

灵宝市朱阳镇的杨砦峪矿区,是2017年“3·24”矿难发生地。摄影/本刊记者 黄孝光

  河南“灵宝首富”涉黑案调查

  本刊记者/黄孝光

  发于2020.1.13总第932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2019年12月31日,河南省三门峡市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,通报2019年专项斗争的情况,提出将以灵宝市为重点,在全市部署开展矿山资源领域、民爆物品监管专项整治。

  此前,三门峡市公安局刚刚在灵宝打掉了一个以马长江、阳满增为首的涉黑团伙,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70余名。该团伙暴力抢矿、囤积炸药,暴露出当地金矿资源的争夺乱象。

  长期从事金矿开采的马长江,在三门峡市有“灵宝首富”之称,身家近二十亿元。据悉,这起由河南省委政法委督办、被坊间称为“河南一号涉黑案”的案件,已经移送洛阳检方审查起诉。

  身家近二十亿元

  距离灵宝市城区15分钟车程的岳渡村,有一栋占地面积约400平方米的三层别墅。别墅内置电梯,装修奢华;西临竹林,环境清幽。别墅的主人便是岳渡村前党支部书记马长江。

  据村民介绍,今年58岁的马长江,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担任村主任,2006年起任村支书,身家近二十亿元,“是村里最早富起来的那帮人”。

  1975年,灵宝县朱阳人民公社(现灵宝市朱阳镇)获批成立金矿,当地的黄金产业自此起步。到1980年底,全县产金单位达73个,从事黄金生产人员2560人,全年共生产黄金11090两,首次跨入全国年产万两黄金县行列。

  一位村民回忆,“那时候深部开采远没有开始,金脉常常露出地表,随便找几个工人、凑台机器就能打出高品位的矿石来。”

  在此背景下,马长江追随同村的一名矿主,成为早期的淘金者。具备一定的经验和资金后,他开始独自承包坑口,并逐渐形成自己的“帮派”势力。

  马长江涉黑案相关起诉书提到,马长江被称为“大老板”,是团伙的组织者、领导者;阳满增、孟云锋、贾开创作为合伙人长期跟随并听命于他。他们“通过发放入股红利和报酬、提供经济帮助等方式豢养组织成员”,并且“为违法犯罪提供经费、为顶罪人员提供奖励”。

  灵宝市一位采矿人马修(化名)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矿山上的违法犯罪行为主要是暴力抢矿,“私人没有采矿权,需要向大矿(国营企业)承包坑口,并按月上交管理费和开矿分成”。承包坑口后,矿主沿着固定的脉线开矿,往往会和从脉线另一端开矿的同行在途中相遇,为争夺矿石产生冲突。

  面对冲突,矿主需要组建护矿队。据马修介绍,抢矿常用的工具是洋镐把和自制的炸药包,“早些年山上的炸药包扔来扔去,目的就是把对方吓跑”。

  前述起诉书显示,马长江涉黑团伙多次参与抢矿。其中,被记录在案最早的一起,发生在二十年前。1999年,马长江等人纠集30人,手持洋镐把、砍刀,抢夺焦沟一坑100余吨金矿石,并将焦沟一坑巷道炸塌、封堵,后通过义寺山金矿5坑巷道,将焦沟一坑的采场占为己有,并长期开采。

  除了抢矿,马长江团伙还被指控抢劫爆炸物罪。2002年4月,马长江一方纠集50余人,从黑马峪3坑进入老鸦岔0坑,通过扔炸药包、殴打等方式,抢夺对方的炸药和采矿设备。

   事发后,公安部门立案侦查,先后两次对马长江等人提请逮捕,但最终不了了之。

 2001年3月7日,灵宝市义寺山金矿5坑发生特大一氧化碳中毒事故,造成10人死亡,21人中毒。马长江正是该坑口的直接承包人。

  据国家安监总局公开的事故通报,矿难发生后,岳渡村副主任严居刚伙同义寺山金矿矿长王玉红,向三门峡市矿山救护队行贿6000元;救护队随后将6具尸体留在井下,并向在场领导瞒报了死亡人数。

  通报提到,“经营方岳渡村及直接承包人马长江违法启用已封闭的坑口,是这起事故发生的首要原因”,“岳渡村及马长江无安全资质,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,对矿工不进行安全知识教育、培训,特种作业人员无证上岗,安全生产制度不健全,是这起事故发生的管理原因”。

  事发后,灵宝市公安局对马长江等人立案侦查。然而,同样无处理结果。

  马长江有两个胞弟和两个儿子,其中三弟马长波、次子马伟后来也加入了采矿行列。据一位知情人透露,马伟出生于1986年,妻子是原灵宝黄金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黄金股份公司)董事长许高明的女儿。当年,二人的婚礼因过度奢华,轰动全城。

在灵宝市尹庄镇岳渡村,马长江的别墅已被三门峡市公安局崤山分局查封。摄影/本刊记者 黄孝光

  抢矿命案疑遭瞒报

  进入2000年以后,经过近30年的开发,灵宝市浅表黄金资源日渐枯竭。

  矿主们纷纷往矿山深处开采。“灵宝的阳平、故县、豫灵、朱阳等产金重镇,山体都被打通了。”据马修介绍,九曲回肠的矿洞巷道成了地下通途,“从岳渡村去朱阳开车得两个小时,但钻矿洞的话,半个小时就到了。”

  与此同时,面对矿山集中度低、矿区设置不合理、资源浪费现象严重等问题,从2002年开始,灵宝开始对全市黄金矿山企业进行整合,逐渐形成灵宝市金源矿业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金源公司)、河南秦岭黄金矿业有限公司(下称秦岭金矿公司)、黄金股份公司、河南文峪金矿公司、河南金渠黄金股份有限公司等几大企业。

  马修提到,马长江与上述企业多有交集,在矿山上的势力不断壮大。后来,“灵宝几乎每座山上都有他承包的坑口”。

  灵宝当地至今仍流传着一句顺口溜——“山上马长江,山下袁跃增,不上不下陈子万”,说的就是马长江与袁跃增、陈子万等涉黑团伙各自的势力范围。

  在马长江名下众多的坑口中,1208坑口因为牵涉多起抢矿事件和安全事故,在起诉书中频繁出现。

  起诉书提到,马长江同阳满增、马伟、吴树亮、王百英等人,承包了金源公司的1208坑口。

  2015年11月,马长江与金源公司原总经理晋建平、金源公司鼎盛分公司原经理李海波合谋,暴力封堵秦岭金矿公司1118坑口的巷道,并越界开采。截至2017年12月,该团伙越界采矿约4.1万吨,涉及黄金产量约4.53吨,黄金价值约1144万元。

  而2017年3月24日发生在1208坑口的抢矿事件,则酿成至少11人死亡的惨案。

  据当年媒体报道,当天上午10点36分,秦岭金矿公司1660坑口发生险情,井下被困9人全部遇难;下午3时许,金源公司1208坑口发生一起险情,6名人员被困,其中4人送往医院救治,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事故发生后,秦岭金矿公司和金源公司均派出救护队参与救援。救援人员到达现场后,在事发井口闻到浓烈的烟雾味道;下井后,遭遇来历不明的浓雾,能见度不及一米。

  此外,义马煤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义煤公司)也参与了救援。该公司通报称,“在进入1660坑口重灾区搜救时,发现三岔口左手侧巷道充满浓烟,一氧化碳值达到爆表状态”。

  义煤公司的通报,侧面证实1208坑洞与1660坑洞相互打通的传闻。彼时官方通报将事故定性为“矿难”,然而多名受访者表示,这起事故实际上是人为导致的,“来历不明的浓雾”正是马伟等人打通坑口后为了抢矿,燃烧废旧轮胎和辣椒面所造成的。

  据马修介绍,将撒上辣椒面的旧轮胎点燃,产生的烟雾又大又呛人,是灵宝当地抢矿常用的手段。然而矿洞四通八达,烟雾太大很容易让矿工迷路,甚至导致窒息或中毒死亡。

  曾与马伟共囚一室的李会(化名)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透露,马伟曾亲口提到烧轮胎的细节,“他说本来只想熏跑对方,没想到手下的人拉来的轮胎太多,最后熏过头了。”

  此外,灵宝市公安局一名刑警亦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证实当地抢矿确实有烧轮胎这一做法。

  “3·24”矿难事发地位于灵宝市朱阳镇寺上村。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燃烧辣椒面和轮胎的说法也在当地村民中流传。值得注意的是,不少村民表示“3·24”矿难死亡人数,远不止11人。记者试图向矿区工人求证,但遭遇秦岭金矿公司经济民警大队的拦截。

  就死亡人数问题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曾向秦岭金矿公司及三门峡市委政法委求证,但对方均以对案情不了解为由,拒绝回应。

  据李会透露,“3·24”矿难发生后,马伟躲到西安机场附近,准备随时出逃,直到事情被摆平才回灵宝。

  马长江等人还在矿区私自囤积炸药。前述起诉书称:

  “‘3·24’矿难发生后,朱阳派出所向1208坑口下发整改书,要求停产整顿,并将剩余爆炸物退还寺上金矿炸药库。马伟违反要求,安排工人将1208巷道爆炸物就地保存。”

  “2017年5月,马长江、阳满增、吴树亮、王百英在灵宝市安监局责令停产期间,安排工人违规使用1208巷道爆炸物复工生产。”

  “5月22日,朱阳派出所、灵宝市安监局在1208坑口查获炸药9654公斤,超出刑事起诉标准近千倍,但仅对相关人员作出拘留15日、罚款20万元的处罚。”

  “对于5月22日未被查获的爆炸物,马长江指使阳满增等人,转移至其控制的寺上金矿黑马峪8坑。”

  此外起诉书还提到,2018年4月,马长江和胞弟马长波等人联系秦岭金矿公司,“承包了有爆炸物品申领资质但实际废弃的秦岭金矿四范沟分矿(即1660坑口),并以该坑口名义购买大量爆炸物品,储存在黑马峪8坑。”

  马长江新承包的1660坑口,即“3·24”矿难事故发生地。

  案件已移交检方审查起诉

  无论是2001年的“3·7”矿难,还是2017年的“3·24”矿难,马长江一伙事后均未受到任何追责。

  马修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分析,马长江胆子大、有魄力、肯砸钱,收买了不少公职人员。起诉书也证实,“马长江等人对基层党政国企干部进行利益输送,形成‘以黑钱养黑伞’的黑色经济利益链”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注意到,过去一年,有多名曾任或现任的灵宝市公安系统官员落马,包括灵宝市公安局原局长宋中奎、政治部主任马松涛、副局长刘占强、副局长李灵伟、干警蒋建华等。其中,刘占强任灵宝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分管矿山大队工作;蒋建华曾担任灵宝市公安局故县分局治安队副队长,管理着100多个金矿坑口的治安。

  此外,2019年11月13日,河南省公安厅原副厅长、灵宝人许宝成主动投案;2019年11月25日,河南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原巡视员、曾任三门峡市委政法委书记的赵长法退休8年后落马。有消息人士称,此二人落马均与马长江案有关。

  亦有权威信源透露,马伟疑曾违规办理入警手续,“自己给自己充当保护伞”。

  当地人莫文非(化名)曾与灵宝市公安局原党委书记、政治部主任马松涛打过交道,他从马松涛口中得知,马伟曾顶替他人编制办理入警手续,并担任过三门峡市陕县(现陕州区)公安局民警。

  2018年3月24日,三门峡市公安局成立3·24专案组,对以马长江、阳满增为首的涉黑案件进行立案侦查。

  2018年8月,马长江等人被控制。9月20日,三门峡市公安局发布通报,向社会公开征集该犯罪团伙的违法犯罪线索。

  起诉书显示,直到被控制前的最后一刻,马长江团伙仍然在矿上活动:“2018年4月至7月,马长江、吴树亮、马长波等人借用1660坑口资质非法买卖、运输、存储炸药46920公斤,导爆管35500枚。”

  2019年2月,三门峡市公安局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并透露,在马长江涉黑案中,已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70余名。8月26日,灵宝市召开全市党员干部警示教育大会;会后,灵宝市法院、灵宝黄金集团公司等召开专题会议,敦促涉及马长江黑恶势力案件的公职人员主动投案自首,争取得到组织的宽大处理。

  据悉,目前马长江案已移交洛阳检方审查起诉。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获取的部分起诉书显示,马长江团伙涉嫌抢劫罪、抢劫爆炸物罪、寻衅滋事罪、强迫交易罪、非法买卖运输储存爆炸物罪、重大责任事故罪、污染环境罪等。

  2019年12月31日,三门峡市再次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,通报2019年以来专项斗争开展情况。

  通报特别提到,针对涉黑涉恶案件暴露出的行业监管问题,三门峡将以灵宝市为重点,在全市部署开展矿山资源领域、民爆物品监管专项整治,行业监管力度进一步加大。

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
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